精選未上市新聞

  星展銀行與安達產險(Chubb)即日起展開新加坡及兩岸三地15年的合作關係,星展銀(台灣)預計今年第1季銷售安達產險的住宅火險,第2季後則會推出健康險及旅行平安險等商品。
  星展銀行和安達產險策略聯盟涵蓋新加坡、大陸、香港、台灣等市場,並沒有牽涉股權移轉,未來星展銀行將獨家或優先代理安達產險包括商業及個人財產與責任保險、個人傷害和健康保險以及中小企業相關的財產保險。
  星展銀(台灣)消金處財管部執行董事孫苑綺表示,等在相關內部作業完成後,安達產險的所有產品,尤其是中小企業相關的財產保險,都會規劃在台灣及指定的區域市場上架。
  孫苑綺指出,星展銀行和安達產險可以建立長期合作關係,源起自兩家業者的規模、客戶群及對於數位金融服務開發的重視。目前安達產險是台灣市場線上旅平險的一線產險公司;透過晨展銀行總部建立的合作關係,安達產險將可接觸超過600多萬的星展銀行個人金融、財富管理和中小企業客戶。
  星展銀(台灣)總經理陳亮丞表示,期待透過此次的合作可為星展客戶在人生每個階段提供更多投資理財選擇。<摘錄工商>
  台灣首家上市掛牌的文創集團聯廣,今(26)日將舉辦上市前業績發表會,上市前現金增資發行新股6,500張,將在明年1月2~4日競拍,預計當月底掛牌上市。聯廣執行長程懷昌表示,併購將是聯廣未來成長動力,明年起發動文創產業內併購,從廣告傳播領域逐步擴及新科技、內容、媒體等多元化服務,打造台灣最大的文創平台。
  據了解,聯廣明年上半年至少有一樁併購案將達陣。
  聯廣目前最大股東為達勝資本(KHL),持股逾50%,KHL在2015年入主聯廣,2016年即砸4.3億元取得光洋波斯特國際展覽公司70%股權,跨入會展與策展市場。該年光洋波斯特即佔聯廣獲利的45%,與集團旗下的媒體採購公司二零零八傳媒,並稱聯廣的2隻小金雞。
  近年光洋波斯特再跨足多元策展活動和快閃店等商業新趨勢,今年2月才結束的夢工廠動畫特展,是光洋波斯特首次取得IP策劃的展覽,也是聯廣進軍泛文創領域的第一步,未來不排除將策展業務獨立出來成立新公司,由集團支援行銷火力。
  聯廣目前資本額逾3億元,2016年營收23.63億元,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為0.99億元,EPS為3.30元;2017年前三季營收17.54億元,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為0.68億元,EPS為2.27元。
  聯廣董事長余湘表示,聯廣成立於1970年,她在2009年買下聯廣時,就想在適當時機讓聯廣上市櫃,把台灣的舞台做大,讓年輕人願意投入,讓資深人才願意留下來,也讓外界看到台灣廣告的生命力。
  聯廣現由執行長程懷昌、創意長狄運昌、數位長鍾嘉玲三長領軍,帶領4大事業中心積極開疆闢土,文創航空母艦儼然成形,陸續贏得多個指標性客戶及產品,包括手遊天堂M及三菱全球戰略車EclipseCross廣告企劃案,可望為聯廣12月及明年第1季營收及獲利增添動能。<摘錄工商>
  文創業進入資本市場大不易?飛躍文創董事會昨(25)日通過終止興櫃股票買賣決議,並決議今日起首次實施庫藏股買回,預定買回1,200張股票、價格區間為20~40元,將做為激勵員工士氣並留任優秀人才之用。
  飛躍文創總經理陳建霈表示,鑒於國內、外業務發展規劃考量,且因應未來長期發展策略,將重新強化營運與財務結構,且另有股權規劃,目前依照法令規定走完流程,不久後就會公布。
  市場傳出,飛躍文創可能與某一企圖轉型的科技業上市公司談股權合作,取得主導權順勢借殼上市;但也不排除到其他地方重新掛牌。
  飛躍文創資本額2.83億元,目前經營團隊持股約佔5成,法人約佔3成,藉由這次實施庫藏股,可望將市場流通股票全部買回。
  據了解,促使飛躍文創撤案的關鍵是兩岸卡關!飛躍文創近年積極進軍大陸市場,今年兩岸營收可望各佔一半,近期也成立深圳與上海飛躍文創子公司,但相關財務操作受限於大陸外匯管制,獲利很難匯回台灣,留在大陸繼續投資,又難過台灣主管機關這關,基於資金靈活運用考量,才決定先終止興櫃股票買賣。飛躍文創目前在大陸市場布局,以IP授權營運顧問為主,大陸市場今年扮演成長最大動力。<摘錄工商>
  台灣地檢署起訴美光離職員工竊密案後,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Micron)選擇在美國加州法院向向聯電和技術團隊成員提起民事訴訟和損害賠償。聯電總經理簡山傑昨(25)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美光跨國起訴的挑戰性大,顯然是想要藉由美國的主場優勢抑制對手,才選擇「異地」求償,並嚇阻聯電在台灣自主研發DRAM的努力。
  簡山傑表示,有關台灣地檢署起訴美光離職員工竊密的刑事起訴是在台灣,但美光卻選擇美國提起民事求償,初步判斷可能原因之一,是美光提出告訴、聯電被起訴已引起科技業和學界的側目,官司挑戰性甚大,美光顯然想藉由美國的主場優勢抑制對手,才選擇「異地」求償。
  原因之二是檢察官僅針對聯電「未盡力防止」竊密罪起訴,但美光藉此擴大渲染,將聯電和研發團隊人員統統納入美國民事起訴對象,想藉由訴訟困住聯電的研發進度,顯然意在嚇阻台灣自主研發DRAM。
  簡山傑說,第三個可能原因是聯電研發DRAM技術尚在開發進行中,尚無成果也還沒有產品,根本沒使用美光的營業祕密,更沒有造成任何損害,美光起訴請求損害賠償並無任何根據。原因之四則是美光將福建晉華公司列為共同被告,顯示其有意圖囊括中國大陸市場,意在阻止中國大陸製造生產DRAM。
  簡山傑強調,聯電的DRAM技術研發雖中斷十幾年,但現在已重啟研發並持續進行中,且聯電沒有使用美光的營業祕密,未來的研發成果也一定不會涉及美光的營業祕密。也就是說,美光不會受到損害,所以請求損害賠償毫無根據,聯電一定會捍衛60萬股東的權益和商譽,採取必要措施。
  簡山傑指出,聯電的所有研發及會議都會留下紀錄,聯電自主研發DRAM技術,憑藉的是合法及清楚的起點,以及完整詳實的問題解決途徑,還有自行研發過程中所產生的專利。聯電在邏輯IC製程已做到14奈米,複雜度遠比DRAM高出許多,聯電的DRAM技術研發,也是由位元記憶胞設計開始,流程與步驟都有紀錄,連對應的設備與採用材料等都是從零開始。
  簡山傑強調,聯電絕不竊取、使用他人營業祕密,聯電不知道美光的營業祕密為何,也不曾使用過,且核心技術與美光明顯不同,根本沒有必要窺視、侵害美光的營業祕密,外部的營業祕密對聯電的自主研發,並無法產生實質作用,但現在為了避免外界誤傳或散布不實謠言,所以特別予以澄清。<摘錄工商>
  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Micron)大動作在美對聯電可能竊取及使用營業祕密一事提出訴訟,聯電總經理簡山傑對此予以駁斥,強調聯電早年就生產過DRAM,本身擁有不少DRAM專利,事隔15年後決定自主研發DRAM技術,目的是為了替台灣半導體產業落實技術扎根。以下是專訪紀要。
  問:聯電重新投入DRAM技術研發原因為何?
  答:聯電的本業是晶圓代工,順應市場趨勢並強化晶圓代工的服務,聯電研發DRAM的經驗有助於新世化記憶體的發展,包括MRAM(磁阻式隨機存取記憶體)等,等於可以搶先進入有潛力的新市場。再者,聯電是借外部力量來研發DRAM技術,福建晉華支持研發費用,雙方共同投入研發設備及技術,可快速研發速度,不會擠壓聯電的獲利表現。
  聯電要獨立自主研發DRAM技術,另一個重要意義是為台灣半導體產業落實技術扎根,這是當年聯電與世界先進完成自主研發DRAM技術後,相隔15年後再次有台灣企業投入難度最大的DRAM研發工作,意義格外重大。
  問:美光對聯電提告的關鍵在於聯電多年未涉及DRAM研發及生產,聯電的技術來源為何?
  答:聯電要自主研發DRAM技術。聯電在晶圓代工市場多年,長期投入研發已有很好的技術實力,連最先進囗最複雜的14奈米邏輯IC製程都自主研發成功並開始投產,而且許多DRAM技術與聯電既有的邏輯技術相通。至於在DRAM特有技術部分,則透過公開的技術報告、逆向工程方式了解,再依據開發路線落實。事實上,DRAM工作原理沒有改變,現今的DRAM只是藉由更先進的製程技術,達到每位元更低成本的目標,操作原理與15年前研發DRAM時相同。
  問:聯電的DRAM事業的營運模式為何?
  答:聯電目前與國外DRAM設計公司合作,以達成及加速DRAM技術研發。不同於三大DRAM廠有自己的設計團隊,聯電本業是晶圓代工,所以與DRAM設計公司合作最符合聯電的營運模式,與經驗豐富的DRAM設計團隊合作,可以減少研發過程中的許多不確定性因素,加快問題解決的速度。再者,聯電未來的DRAM技術研發成功後,會授權給晉華生產,但聯電並沒有投資晉華,未來也可爭取其它DRAM代工訂單。聯電目前沒有自建DRAM產能計畫,不會與台灣現有DRAM廠商競爭。
  問:聯電自行研發的DRAM技術與美光的DRAM技術並不相同?
  答:聯電不了解美光製造DRAM的內容,因此無從說明兩者之差異,但根據第三方TechInsights於2013年發表文章,有分析美光、爾必達、三星、SK海力士在30奈米製程世代的DRAM,美光採用直行式主動區(ActiveArea,AA)設計,但聯電DRAM選擇交錯式AA設計,與美光的記憶胞架構明顯不同。DRAM的記憶胞是技術上最核心之處,選擇不同的記憶胞架構,代表了不同的研發道路,證明聯電和美光的技術核心不相同。<摘錄工商>